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发票“搬运工”,害己又害人

本站发表时间:[2018-04-28]   来源:海淀检察院   作者:

(拟稿:李木子、胡晓楠)

因为亲属是出租车驾驶员,技术主管看到致富“商机”,“盘活”出租车发票“资源”,最终难逃法网。2018411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以张某涉嫌非法出售发票罪,向北海淀法院提起公诉。

张某,八零后,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案发前在某天然气管道有限公司担任技术主管。这是一份很多人看来比较体面而且福利待遇都不错的工作。张某作为技术主管,在做好本职工作之外,还“工有余力”地拓展了一项“业务”。之所以拓展这项“业务”,是因为张某具备一定的便利条件。

张某的父亲张某某、舅舅马某某都在同一家出租汽车公司工作,均担任出租车驾驶员。在平时的出租车运营过程中,部分乘客下车时往往不带走发票。张某某、马某某借此积攒了大量的北京市出租汽车专用发票。张某作为张某某的儿子、马某某的外甥,既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基础,又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信息优势,很快便发现了出租汽车专用发票这座有待开发的“宝库”,向父亲和舅舅索要发票,并充分利用信息化时代的高科技软件,通过闲鱼App发布出租汽车专用发票销售信息,开始经营自己的发票销售“业务”,赚取一些外快。

201710月至今,张某多次向他人出售出租汽车专用发票,已有证据证实的获利金额为人民币296元。鉴于多次出售而未被发现和处理,还能将父亲和舅舅所积攒的发票用以变现,有利而无害,张某便将此项“业务”作为了自己的兼职,干得有声有色。

2018114日晚,一个平常的周末夜晚,张某通过闲鱼App软件,再次看到有人约购出租汽车专用发票的消息。该人向张某约购面值3万元的发票。经过微信聊天商量,张某约定向该人出售面额25000元的出租汽车专用发票,交易价格为人民币1000元。张某与买家约定了交易方式、交易地点。这对于张某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订单,比之前的订单金额都要大。接到订单后,张某迅速向张某某、马某某索要发票,以凑足买家所要购买的面额。

201812213时许,张某按照约定的交易方式,将搜集好的561份北京市出租汽车专用发票装入信封中,封好信封,将其交给前来取件的闪送快递员。买家于当日收到所欲购买的561份发票,后按照约定的方式,将购票款项交给闪送快递员,由快递员向张某转交款项。张某于当日收到购票款项现金人民币1000元。公安机关通过前期缜密侦查,发现张某多次出售发票的线索,后经进一步侦查和蹲守,在本市东城区石油大厦附近抓获张某。

经鉴定,张某所出售的北京市出租汽车专用发票均系真发票。张某到案后,对其非法出售发票的事实供认不讳,称以前不懂法,从来没想过出售发票达到一定的数量和面额标准会触犯刑法,又贪图小便宜,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懊恼万分。

公安机关后就张某所非法出售发票的来源问题,询问了张某某、马某某。两人均表示所在的出租车公司对于发票的处理问题有明确的规定,具体要求是驾驶员将乘客不要的出租车发票定期集中销毁,如不照此办理,第一次批评教育,第二次警告,第三次开除

检察官说法:

我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四款明确规定了非法出售发票罪。该罪的入罪标准为发票数量100份或者票面金额累计40万元以上。张某非法出售561份北京市出租汽车专用发票,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出售发票罪,法定刑为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一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金。

在本案中,张某看似“盘活了”发票资源,做了发票的“搬运工”,还赚取了外快,但其行为却破坏了发票管理秩序,触犯了刑法相应规定,势必受到国法惩处、党纪处分,也将赔上一定程度的职业前途、家庭幸福。张某的父亲张某某、舅舅马某某因违规处理发票的行为,也将受到所在公司的相应处理。

现在看来,张某原来以为的“一举多得”反而变成了“有百害而无一利”。究其原因,也正如张某所悔罪的,无非是不学国法、贪图小利。最后,希望告诫所谓接近“发票资源”的相关人员,正视发票合法属性,正确处理发票去向,切莫以为获得了一座发票“资源宝库”或者“摇钱树”,而无视国法、贪图小利,做发票的“搬运工”,否则将自食其果、害己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