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酒后被困电梯后将电梯踹坏 其性质如何认定

本站发表时间:[2018-04-02]   来源:海淀法院   作者:

/海淀法院  汪冬泉

 

【案情】

201775晚,郭某与他人在外喝酒回家乘坐电梯时,其身体靠着电梯一侧,呈酒后的状态。2345分,电梯在6层即郭某所住楼层自动滑开梯门,但其低头未动,没有走出电梯。电梯开门后由于未得到操作指令,便自动归位于一层待机。郭某发现电梯门关着,按了电梯内的报警键。物业安保部赵某用电梯对讲机让其按G层找值班保安帮助其重新刷卡,但其未理睬。郭某2346分开始踹门,先是脚踹几下,后其面对着轿厢门,两手扶着轿厢内的扶杆,右脚高抬起,对准轿厢门用力踹了多下。2349分,其将情况打电话给妻子求救。赵某发现郭某踹门就用对讲机劝其不要踹,并告知其物业方面已开始了救援措施。但郭某仍继续踹电梯门,致电梯多处损坏。经鉴定,被损坏的电梯维修价格为人民币七千余元。014分电梯维修人员强行打开门将郭某救出。同年811日,民警将郭某抓获。案发后,家属代其赔偿了被害单位的经济损失,被害单位对的行为表示谅解。

【分歧】

本案中,郭某酒后回家被困电梯,后采取脚踹电梯的行为,其性质如何认定?

一种观点认为,郭某酒后无故滋事,为发泄不满情绪,任意毁损公共财物,损失严重,已构成寻衅滋事罪。

另一种观点认为,郭某的行为构成紧急避险。其被困电梯长达20分钟,之所以踹电梯是一种自救行为。电梯案发时被踹坏属于民事侵权行为,且造成经济损失未超过1万元。故该行为既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亦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第三种观点则认为,郭某酒后回家被困电梯,在给家属拨打电话说明情况及按急救键后,物业人员已告知其已开始采取救援措施,其未安静等待救援,而是气急败坏踢踹电梯门,致电梯损坏,虽系事出有因,而非无事生非,但其行为仍构成寻衅滋事罪。

【评析】

郭某的行为如何认定,应结合全案证据进行综合判定。本案的案发时间、案发地点及郭某当时的精神状态等对本案的定性都有着重要的影响,法官可通过对事实、所涉及的罪名进行深入分析,从而对郭某的行为的性质进行准确的认定。

一、本案显不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寻衅滋事

刑法规定寻衅滋事罪,目的在于保护公共秩序或社会秩序。刑法理论的通说认为,该罪的成立要求行为人寻求精神刺激,填补精神上的空虚等“流氓动机”。而本案郭某的行为不属于“流氓行为”,理由在于:其一,本案案发时间为午夜,郭某踢踹电梯的行为并未影响到其他业主;其二,郭某是在寻求他救后,脚踹电梯的原因,据其供称是因为电梯之前老出故障,有时候踹一下电梯会恢复正常机能,故其在主观上缺乏寻求刺激的动机;其三,电梯自身出现故障,诱发郭某发生踹电梯的条件。故郭某的行为不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寻衅滋事。

二、郭某的行为亦不属于紧急避险

紧急避险通过损害一种法益从而来保护另一种法益,其成立条件较正当防卫更为严格。而具体到本案中郭某是否“必须出于不得已损害另一法益”。对于“不得已”的理解,应严格限定在“在面临正在发生的危险时,没有其他合理办法可以排除危险,而只有损害另一较小或同等法益,才能保护面临危险的法益”。案发时郭某已采取了一些自救措施,包括给家人拨打电话寻求帮助、按了电梯急救键,并且家人及物业人员已给予了回应,让其耐心等待。同时,物业方面也立即采取了救援措施。且结合常理而言,脚踹电梯并非是一种正确的自救措施。因此,本案具有其他合理方法排除郭某所面临的危险,故紧急避险的理由仍然不能成立。

三、郭某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但属于犯罪情节轻微

其一,郭某脚踹电梯虽“事出有因”,但仍构成寻衅滋事罪。电梯出现故障,从表面上给了郭某脚踹电梯的理由。郭某由于当时是酒后,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能对自己的行为缺乏清醒认识。但醉酒明显不能作为免责的条件,电梯出现故障亦不足以让郭某的行为即具有了正当性。综合全案,可以明确看到,郭某当时所处的电梯并非是完全置身于与外界隔离、切断联系的密闭空间,其与外界已取得联系并获得回应的情况下,不听从物业工作人员的建议,在物业方已启动救援措施后,仍未理性应对,继续为发泄不满情绪踢踹电梯门,其行为已超出了正当、合理、有效的自救行为的范畴,采取的措施亦不具备合法的根据和理由,后导致电梯受到严重损失,其“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 的行为符合寻衅滋事罪的犯罪构成。

其二,郭某的犯罪情节轻微,可免于刑事处罚。考虑郭某案发时处于午夜,结合当时的场景,一人被困电梯的确让人感到害怕。其脚踹电梯,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且到案后及在庭审过程中均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态度较好,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加之其系初犯、偶犯,已经赔偿被害单位的经济损失,并获得谅解。依据《刑法》第三十七条“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于刑事处罚”的规定及《最髙人民法院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若干意见》中“犯罪情节轻微,取得被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于刑事处罚”的规定,法院最终判处郭某犯寻衅滋事罪,免予刑事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