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居间需谨慎,服务先立约

本站发表时间:[2018-01-11]   来源:海淀法院   作者:

因认为被告未按照约定给付居间报酬,刘先生以居间合同纠纷为由将某科技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科技公司支付居间报酬50余万元,并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给付相应的利息。日前,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法院驳回了刘先生的全部诉讼请求。

刘先生诉称,20165月,经田女士介绍,他认识科技公司的业务拓展经理庄先生。经双方会谈,庄先生告知他,科技公司可以为他的客户提供跨境人民币支付服务。当天,庄先生即通过科技公司邮箱向他发送了其公司跨境人民币支付资质的文件和跨境支付服务的相关协议,随后他向庄先生的公司邮箱发送了他客户的资质文件。2016513日,他在科技公司的办公场所与科技公司达成口头协议:他撮合科技公司分别与A公司、B公司签订协议,科技公司为A公司和B公司提供跨境人民币支付业务;科技公司按照汇出金额的0.6%向他支付居间报酬,佣金于汇款日后次月10日之前由庄先生代表科技公司汇至他的银行账户。后A公司和B公司分别与科技公司签订《支付服务协议》,庄先生于2016629日代表公司向他银行账户汇款6万余元,但剩余的居间报酬至今未付。

科技公司辩称,不同意刘先生的全部诉讼请求。第一,他公司与刘先生之间没有居间关系。本案中,刘先生是A公司与B公司的工作人员,代表A公司与B公司与他公司就协议的签订、履行、结算等事务进行沟通联络,是协议双方正常的商务行为。故刘先生不具备居间人的主体资格,双方之间不存在口头居间合同也不存在居间关系。第二,他公司与A公司和B公司签订《支付服务协议》的居间人为某投资咨询公司,并已依约定向该公司支付了居间服务费用。综上,刘先生在本案中的主张,证据不足,请法院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审理中,科技公司提交了其与A公司和B公司签订的《支付服务协议》以及相关文件,其中,在双方共同盖章确认的《商户网上支付操作初始单》中,A公司和B公司登记的业务负责人均为刘先生。此外,科技公司(甲方)还提交其与某投资咨询公司(乙方)签订的《代理推广协议》,其中明确约定:乙方利用自身的销售渠道独立拓展使用甲方支付服务的商户,如甲方与乙方拓展的商户签署了支付服务协议,则甲方按本协议约定向乙方支付代理费。

刘先生提交的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显示庄先生于20166月向其支付6万余元。

经法院询问,刘先生有如下陈述:就他和科技公司之间存在居间关系没有书面协议,只是他和庄先生之间的口头协议,之所以在初始单上将他写成B公司和A公司的业务负责人,是庄先生让他写的,初始单是科技公司做的;之所以不直接和科技公司签订居间合同,是因为庄先生说公司不直接和第三人签,所以只和他有口头协议,他之前有过居间的经验,也和别的公司签订过居间协议,他有这个常识,是庄先生骗了他;他有理由相信庄先生的行为能代表科技公司,科技公司应对其公司员工的行为承担责任。

法院认为,本案中,刘先生主张其和科技公司之间存在居间服务关系,但没有书面协议,只是与科技公司员工庄先生之间存在口头协议。从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来看,刘先生的相关主张明显缺乏依据。首先,B公司、A公司分别和科技公司共同盖章确认的《初始单》明确记载,刘先生的身份系B公司和A公司的业务负责人,而非居间人;其次,在没有相关证据佐证的情况下,庄先生于20166月向刘先生转账6万余元的行为不能认定为系经过科技公司授权或代表科技公司,亦不能证明相关款项的性质就是居间费用;最后,刘先生自述其存在本案相关业务的交易经验,也和别的公司签订过居间协议,之所以没有和科技公司签订居间服务协议是因为庄先生说公司不直接和第三人签,故刘先生在明知进行此类居间服务是应当签订居间协议的情况下,仅凭他人口头承诺即放弃缔约机会的行为属于自甘风险,刘先生应当自行承担相关交易风险所带来的不利后果。综上,刘先生所述其与科技公司之间存在居间服务关系之主张,法院不予采信。基于此,刘先生向科技公司主张居间报酬和相应利息之诉请,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均不予支持。

 

供稿:倪筠(笔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