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装蒜”、愤怒、玩消失,被执行人的三张面孔

本站发表时间:[2017-09-07]   来源:海淀法院   作者:

百味人生这个词,对于执行法官来说有着更为深刻的含义。很少有人像他们一样,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能见到一张张或喜或悲的面孔。

据事后统计,201795日这天,海淀法院执行局6个执行团队共计外出执行10次,累计拘留4人,扣押车辆4辆,腾退房屋2000余平米。

真正的执行过程,却远非枯燥而干瘪的统计数字所能概括。

 

面孔一

执行法官韩玲见到的第一张脸,是装模作样的。

这张脸的主人王某涉及的案件,很有几分直击社会热点的味道。王某原是某银行客户经理,有一份让人羡慕的体面工作。他却仍嫌“口袋浅”,于是打起了借助自己身份不劳而获的歪脑筋。王某以购买理财产品的名义向他人借款,却违背约定将资金投入了基金,在法院判决偿还借款63万元及利息后,他仍不履行。

9513时,执行法官韩玲拿着王某案件的卷宗,从海淀赶赴大兴。曾在银行从业的王某很有风险意识,在败诉后就一直行踪不定。直到当天上午,执行法官预计的执行目的地还是昌平区的一个村子。及时到来的执行线索,让法官免去了一场奔波:大兴与昌平的直线距离,达到了70公里。当韩玲将王某堵在屋里,“三窟狡兔”再无退路。

被带回法院,王某企图依靠自己的演技蒙混过关。在韩玲的要求下,他装模作样地打了几个电话。“哦,你也没钱啊”,“你出差了?”挂机后,王某冲着法官一摊手:没钱。对于王某的财产状况如何,早就做过调查的韩玲心中有数。眼看王某戴着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面具乐此不疲地演戏,韩玲决定依法对其采取拘留的强制措施。

王某慌了。当执行法官向他宣读拘留决定时,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法官,法官!你让我再打个电话行不行?”

攻守之势转移,韩玲知道,现在需要的是巩固阵地,彻底击穿“老赖”的心理防线。她平静地示意王某坐下,拒绝了王某的要求:“你已经被拘留了”。

在送拘的路上,韩玲一直注意关注着他的状态。虽然王某还在强装镇定,但抽紧的嘴角、颤抖的双手却背叛了他。眼见火候已到,韩玲决定乘胜追击。她告诉王某可以再打一个电话。如蒙大赦的王某颤抖着从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号码,刚刚接通还没等对方开口,他就迫不及待地喊出一串话:“我现在已经被拘留了,你快帮我把钱准备好交到法院”。

曾经装模作样的王某,在进入拘留所前的最后一个表情,是惊慌而沮丧的。

 

面孔二

执行法官孟凯锋见到的第二张脸,是气急败坏的。

这是一起颇有历史的案件。2008年时,学校将二层楼房出租给餐饮公司用于经营。2012年年底,租赁合同期满。此前,学校已经提前通知餐饮公司将收回房屋,却遭到拒绝。经过诉讼,法院判决学校胜诉,餐饮公司腾退房屋。后者却置若罔闻。

在学校申请强制执行后,海淀法院曾在房屋门口张贴执行公告,但餐饮公司照常经营,我行我素。办理本案的执行法官孟凯锋多次约谈公司负责人齐某,对方却反复强调自己为装修、水电投入了巨资,让他腾房“不可能”。坐等被执行人积极履行,看来已无希望。

959时许,孟凯锋带领团队来到执行地点。等待他们的是积满灰尘的房屋、沉着脸的齐某及门口一条龇牙咧嘴的狼狗。看到法官上门,齐某挥着手臂张口就喊:“我为这个餐饮公司投入了150万元,现在突然不让我们干了,我怎么办!”

执行法官的工作远不只是扣押和拘留,他们需要果断,更需要苦口婆心。为了顺利执行,孟凯锋决定先安抚住被执行公司负责人的情绪。他迎着怒气冲冲的齐某走上去,规劝他。“你别生气,这是海淀区政府和教育委员会的规定,学校闲置的房屋应用于教学,出租屋合同到期后不得续租,另外,2014年判决就已生效,按照法律规定,你们早该搬走了”。

眼看着齐某逐渐冷静下来,孟凯锋又加了把劲:“你们双方都不容易,如果你觉得不合理,你可以行使权利起诉”。很多时候,事情的关键就在于能不能给对方一个台阶,一条出路。

终于齐某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他同意拆除房屋两侧的自建房屋,协助学校腾空房屋。孟凯锋带领双方在场人员,逐间检查每间房屋的情况。查一间房,换一道锁。

在孟凯锋离开时,齐某和学校的负责人都跟他道了别。

 

面孔三

执行法官杨哲仍不知道,他本应见到的第三张脸是什么样。

95日晚上六点半,他们从海淀法院执行局出发。“夜间作业”是执行法官的必修课,很多白天漂泊不定的被执行人只有在夜幕降临之后,才会回家落脚。

在日暮下北京六环路上颠了一个多小时,杨哲赶到了目的地。这是一个分家析产纠纷案件。申请人是“上门女婿”,被执行人是他的前妻。二人婚姻期间,曾与被执行人父母一同居住在某宅院。后遇到腾退改造,女婿也属于被安置人,享有拆迁补偿权利,但却遭前妻拒绝。法院判决被执行人给付44万余元的判决也始终未被履行。

此前,杨哲曾多次给被执行人打电话,一开始被执行人还能接听,但态度强硬拒绝配合,后来就直接“失联”了。女婿近期告知法院,经过两夜蹲守,发现被执行人曾出现在其母亲家中,于是有了这出“夜行记”。

敲开房门,杨哲已经预感到恐怕要无功而返,房里只有被执行人的母亲和姐姐在家。还没等杨哲说明来意,情绪激动的老太太一个健步跨到法官面前,厉声说道:“我不管你们干嘛来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看着老人一头白中掺黑的头发在空中飞舞,杨哲赶忙解释:“我们是来找被执行人张某的,您别激动,她不在这我们一会儿就走,您不用紧张”。

扑空,是执行法官最不希望赶上,却又不得不经常遭遇的处境。在本应下班的时间,开着车穿越拥堵的北京城,却最终吃了个闭门羹,的确让人失望。但眼下更重要的是怎么及时“止损”,寻找解决问题的契机。

在与被执行人母亲、姐姐的交流过程中,杨哲心中有了底儿,她们还算能够配合工作。等情绪稍稍平静,杨哲要求被执行人的姐姐现场拨打电话。“喂,张某吗?我是海淀法院的执行法官”,听到声音由姐姐换成了杨哲,电话那头明显楞了一下。杨哲要求张某按时到庭接受询问,她支吾着同意了。

“也请你们劝劝张某主动履行,拖着不是办法。”临走前,杨哲留下了这句话。

出了门,杨哲抬头看天,月亮在薄薄的云中隐现。“哎,今天全扑空了,没收获啊!”。同行的法警指着另一位同事说:“您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穿了双白鞋,白跑啊!”

对于要在晚上9点半赶回单位的他们来说,这是难得的调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