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协议管辖那些事

本站发表时间:[2017-01-03]   来源:海淀法院   作者:

随着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交易在商业活动和日常生活中日趋频繁,合同作为主要交易方式的重要性愈发突出。规范的合同文本中一般都会对争议的解决方式、管辖法院等情况进行约定,其中关于管辖的约定是否明确和符合法律规定,不仅直接影响诉讼成本,也会对纠纷所涉及的法律的理解和适用以及裁判标准等实体问题产生不同的影响。可以说,合同中关于管辖的约定是否适当将直接影响到合同双方的现实利益,而司法实践中,关于管辖约定有哪些常见的误区?海淀法院立案庭法官张志富通过五个具体案例进行逐一说明。

案例一:约定由“签订地”法院管辖却未写明签订地的具体地址视为约定不明

北京某公司和上海某公司签订了一份买卖合同,在合同中约定产生争议时由“合同签订地”法院管辖,而在合同首页上写有“签订地:北京”的字样,北京某公司依据管辖条款在北京一基层法院提起诉讼时被告知因该合同管辖约定不明,不能立案,最终只能按照法律规定,前往被告住所地法院进行诉讼。

根据法律规定,管辖约定应当清楚明确,能根据约定的内容确定具体的行政区划所对应的辖区基层法院,北京市现有十六个区,“签订地”写“北京”,并没有明确指出具体由哪个区的基层法院管辖,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签订地的具体地点,否者只能视为管辖约定不明,按照合同的一般管辖原则即被告住所地或合同履行地进行诉讼。

案例二:“当地”含义模糊,无法直接确定管辖

北京公司与广州公司签订服务合同,合同中约定“如产生争议,双方可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后北京公司向其所在地的北京基层法院提起诉讼,理由是“当地”是指合同双方的各自所在地。法院认为,“当地”有不同种理解,不能直接理解为“各自所在地”,且“当地”作为一个泛指,无法确定具体地点,因此属于约定不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合同双方当事人协议约定发生纠纷各自可向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如何确定管辖的复函》中规定:“合同双方当事人约定:发生纠纷各自可向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该约定可认为是选择由原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如不违反有关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则该约定应为有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条第二款规定:“管辖协议约定两个以上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原告可以向其中一个人民法院起诉。”但根据约定应该明确的原则,即使约定多个法院管辖,管辖的约定也应该有明确、具体的指向性,即无论约定几个法院管辖,每个都应该是明确和具体的。而“当地”可以有不同种理解和多个指向,具体有几个、指向的是哪个或哪几个并不能确定,因此“当地”并不像“各自所在地”那么明确,也不能简单将其等同于“各自所在地”,同样属于约定不明。

案例三:“甲方住所地”应以合同中载明的为准

甲公司与乙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争议由“甲方所在地”法院管辖,合同上写明的甲方所在地为海淀区,而甲方的实际注册地为怀柔区,后乙公司向怀柔区起诉时被告知应向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

现实中,经常出现合同一方在合同中写明的地址与实际注册地不一致的情况,而合同管辖的约定又是该方所在地,在此情况下如何确定管辖?对此,北京市高院予以了明确:如合同上明确写明了该方的具体地址,那么管辖的依据就是合同上写明的地址,即争议由合同上写明的地址的所在地法院管辖;如果未写明,则应由实际注册地法院管辖。需要明确的是,如甲方地址前注明是“通讯地址”,则该地址不能视为住所地,此时应按照未写明地址的情况处理。

案例四:住所地变更的应以合同签订时的住所地为准

A公司与B公司签订合作合同,双方约定发生纠纷由A公司住所地法院管辖,协议签订后,A公司的住所地由昌平区变更为海淀区,B公司依据管辖约定向A公司现在住所地海淀法院提起诉讼,海淀法院告知B公司应向合同签订时A公司的住所地昌平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管辖协议约定由一方当事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协议签订后当事人住所地变更的,由签订管辖协议时的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合同的管辖条款具有独立性,不受合同效力、当事人主体和地址变更等因素影响,即除非另有约定,管辖应以约定时的住所地为准,也可称之为管辖的恒定性。

案例五:同时约定仲裁和诉讼的,仲裁协议无效,诉讼管辖协议有效

蓝天公司和大地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产生争议可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或向合同履行地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大地公司依约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被告知仲裁协议无效,不能仲裁,应向法院提起诉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规定:“当事人约定争议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协议无效。”根据该规定,仲裁协议无效,但仲裁协议无效并不影响诉讼管辖协议的效力,如果诉讼管辖协议符合法律规定仍然有效。

 

供稿:张志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