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因报酬纠纷拒还公司配车,员工被判还车并付车辆使用费

本站发表时间:[2018-05-10]   来源:海淀法院   作者:

高先生原系某科技公司高管,科技公司于2010年购买涉案奥迪车,并配备给高先生使用。2012年高先生离职并因与科技公司产生纠纷将涉案奥迪车开走不予返还。科技公司多次催要均无果,诉至法院要求判令高先生返还车辆,并按每月1万元标准支付自201221日至实际归还车辆之日止的车辆使用费。高先生反诉请求判令科技公司支付车辆保险费,保养、维修费,停车车位费等计13万余元。日前,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法院判决高先生返还涉案奥迪车,按每月5000元标准向科技公司支付自201221日至实际归还上述车辆之日止的车辆使用费。

科技公司诉称,2010324日,公司出资527700元购买涉案奥迪车,并于326日注册登记。同年,该车配备给公司当时的执行董事高先生使用。20121月,高先生不再到岗上班,并开走该机动车不予返还。公司多次联系高先生,希望高先生归还占用车辆,但高先生均不予理睬。20148月,公司将高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其返还车辆,给付车辆使用费。庭审过程中,高先生同意与公司和解,称公司撤诉后即返还车辆。公司于是撤诉,但高先生依旧未按约定返还该机动车。公司系涉案奥迪车的合法所有人,高先生长时间占有使用该车辆不予归还侵犯了公司的合法权益。

高先生辩称,其没有故意占有涉案奥迪车不予归还,对方起诉其于法无据,请求法院驳回其诉讼请求,理由如下:一、其并非不予归还涉案奥迪车,而是其多次与对方沟通将车辆送回,对方不同意,其不应该支付车辆使用费。其自2006510日到对方处工作,2010年前担任公司副总裁,2010年后担任公司总裁,担任总裁后每月工资5万元,并在年终由公司发放年终奖。2012年初,由于对方股东发生变动,将其辞退,在辞退过程中,对方法定代表人刘某及相关股东均肯定了其对公司的贡献,承诺给予其高额奖金,但未予以落实承诺,且在20121月开始再未给其发放工资,也未给任何补偿。其在此期间多次找对方副总裁季某协商补偿事宜,由于其与对方高管均为朋友关系,并十分信任其所做的承诺,故许久以来一直在协商补偿事宜,未向劳动仲裁委提起劳动仲裁申请。但多年来对方一直停留在口头上,并未落实到行动上。其也曾让司机将涉案奥迪车开还给对方,但对方不接收。其是在2012年离开对方公司,但对方第一次起诉其却是在两年以后的2014年,如果对方不是因为尚欠其相应的款项,也不会拖了两年以后才去起诉,更不会在撤诉之后,隔了两年多的时间再来起诉,实际上对方是因为不想支付尚欠其的工资和相应补偿款,才一直不同意接收车辆的。对方诉请如无法返还涉案奥迪车即赔偿损失的金额系车辆购买价,其在对方工作期间使用该车辆属于合理使用,此期间产生车辆折旧,即使现在不能还车,赔偿价格也应远远低于此金额。二、其为车辆办理了保险,安排车辆的维修和保养,还要为存放车辆租用车位,对方应该支付上述费用。三、对方起诉其源于泄愤,属于滥用权利,浪费国家的司法资源。从其和对方副总裁季某的通话中可知,对方之所以这次又来起诉,是因为对方误认为其由于其他事情进行举报,出于泄愤的心态,就想用起诉的方法报复。本来在第一次起诉又撤诉后,双方能够协商解决问题,对方却一直不予配合,交给他车辆不予接收,又来起诉,实属滥用权利,浪费国家的司法资源。

高先生反诉称,科技公司2012年初将其辞退后,除去承诺的高额补偿,至今尚欠其20121月至20124月工资20万元,经济补偿金30万元。其曾让司机将涉案奥迪车开还给对方,但是对方不接受。为了涉案奥迪车的维护、存放和保养,其还为涉案奥迪车办理了保险、缴纳停车费用,并对车辆进行维修和保养。对方一直不接收其返还的涉案奥迪车,应该支付其因此而支出的相关费用。故请求判令科技公司向其支付车辆保险费元,保养、维修费,停车车位费等共计13万余元。

科技公司对高先生的反诉辩称,不同意反诉请求。根据对方的事实理由,其是基于公司没有给其承诺中的高额奖金,拒不归还涉案奥迪车,公司认为如双方存在劳动纠纷,应提起劳动仲裁或诉讼,与本案无直接关联性。高先生非法占有公司所有车辆,理应妥善保管,且承担相关妥善保管费。自2012年高先生非法占用公司车辆使用,依法应该承担相关费用。高先生提供的相关证据很多都注明是别克车辆,涉案车是奥迪车辆。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无权占有不动产或动产的,权利人可以请求返还原物。科技公司作为涉案奥迪车的所有权人,将涉案奥迪车借给其公司原高管高先生使用,在高先生自20121月离职后,其有权要求高先生返还涉案奥迪车,高先生亦确认涉案奥迪车仍然存在,故对于科技公司要求高先生返还涉案奥迪车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科技公司要求判令高先生按每月1万元标准支付201221日至实际归还车辆之日的车辆使用费,法院认为,高先生自201221日起无权占有涉案奥迪车,至今仍未返还,故科技公司有权主张其诉请期间的车辆使用费。高先生辩称其自201251日起才算无权占有,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纳。高先生辩称因双方经济补偿金问题未解决,对方不同意收回涉案奥迪车,但并未就此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法院不予采信,且经济补偿金问题系双方劳动纠纷所涉问题,高先生亦无权以此为由不返还涉案奥迪车。关于车辆使用费标准,科技公司主张的每月1万元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纳,将参考双方过错程度、涉案奥迪车原价值、折旧、同期市场长期租金等因素予以酌定。高先生反诉请求判令科技公司支付其涉案奥迪车车辆保险费,保养、维修费,停车车位费,法院认为,高先生在非法占有涉案奥迪车期间发生的上述相关费用应由其自行承担,其主张科技公司负担上述费用,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最后,法院判决高先生返还涉案奥迪车,按每月5000元标准向科技公司支付自201221日至实际归还上述车辆之日止的车辆使用费。

 

供稿:林逸(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