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政法综治网海淀频道 中共北京市海淀区委政法委员会 北京市海淀区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返回首页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频道页logo
资讯
要闻
海淀区情
舆情
新法速递
政法
法制宣传
工作动态
领导简介
法制建设
综治
职能介绍
专项工作
志愿服务
综治研究
政工
廉政
文化
感动
培训
创新
工作创新
平安建设
城市网格
村庄社区
服务
办事
提示
机构
咨询
互动
微博
问卷调查
访谈
信息报送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海淀法院副院长谈基层法院法官员额制的落实

本站发表时间:[2016-12-06]   来源:人民网   作者: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人民网视频访谈。这时段作客演播室的嘉宾是北京市海淀法院副院长范君,范院长,欢迎您。

[范君]:各位人民网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范院长今天和各位网友聊一聊基层法院法官员额制的目标及落实,为什么此轮司改要为法官定额?法官员额制的主要出发点和目的是什么?首先请范院长为我们解读一下。

[范君]:在法官定员额之前,也就是这次司改之前,我们做过一个调研,对我们院的自身情况。是这样的,我们院总共有在编的人员465人,其中法官363人,全院法官占中央政法编制的总共79%这样的比例,同时在法官当中,我们287名法官是在一线部门直接办案的。这个比例是占到法官当中的78%。这二者叠加以后,也就是说,全院这287名在一线办案的法官,它是占中央政法编制62%的人是在一线部门。这个数字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我们现在绝大部分行政编制内的人员是在一线工作办案的,但是这个比例本身在各个院之间差别也是比较大的。我们体会,中央这次司改把法官定员额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要解决一些我们在一线办案法官的职级、数量、岗位等等方面的一些事项。

[范君]:对于这个改革,本身在十八大报告里非常明确讲了一点,就是要确保人民法院的法官要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这是一个核心的问题。为了确保实现这样的一个目的,我们要进行法官的一个员额制的改革。

[范君]:从我们自身对有关改革文件的一些理解看,我们觉得法官的员额制至少可以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是数量,也就是说要控制总量。它实际上是要解决的法院的编制和法官的编制,这样在过去各个地方比例失衡的问题,不一样。第二个要解决岗位的问题。也就是说,实际上就是要让法官在审判的岗位上去发挥它的作用,避免过去法官离开审判岗位那种错位的问题。第三个方面,我们觉得是要解决一个职级的问题。这实际上是对法官的未来发展能够扎根于基层,他安心、踏实工作在基层,这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要解决这三个方面的问题。

[范君]:实际上对于基层法院来说,很多基层法院的法官不愿意安心在基层工作,或者对自己长久的一种发展非常的不看好,这种状态可以说对于整个法官队伍尤其基层法官队伍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因此,我们觉得法官员额制的改革就是给大家一个明确的人生发展规划,一个职业发展规划,这样他就能够安心地在法院工作,安心在基层法院工作,也就实现一个以审判为中心、以法官为中心这样的一个基本的人民法院的人员配置的模式。所以,我们觉得员额制的改革对于基层法院来说意义非常重大。

[主持人]:也就是说这次员额制的改革不仅仅是做减法,同时还丰富了很多之前法官在编制或者在审判或者在下基层,在基层工作当中的一些实际的问题。

[范君]:对。

[主持人]:目前关于确定法官员额的一个标准叫以案定额,能否具体给我们解释一下?

[范君]:以案定额是这次法官员额制的一个基本的原则。按照中央关于司法体制改革的框架意见里面,说的是要根据辖区内社会经济发展人口数量和案件数量等等来确定法官的员额。当时说了三个方面的问题,社会经济发展的情况、人口的数量,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它是一个非常客观的情况。但是案件的数量,这个在各个地方可以说它的差距非常的大。所以,这块是我们所关注的一个重要的一点。

[范君]:在人民法院四五改革纲要里面做了进一步详细的规定,包括了案件数量,包括案件的性质,包括省级法院人员配置模式等等,规定了很多要素,最终来确定法官的员额。很多案件性质、案件数量本身,它也许是以案定额的一个重要方面。

[范君]:我们是这样去理解,对于一个法院来说,总体的案件数量决定了一个不同部分之间、不同层级法官的分配员额,而法官具体工作量决定了法院内部和部门之间工作员额的分配。所以,以案定额既决定了院与院之间的法官员额的差别,同时以案定额还决定法院内部各个部门之间法官员额的差别。这时候就说明以案定额是我们在确定每个院甚至每个部门具体员额当中的一个非常关键环节。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海淀法院在具体做法上,当时以案定额的时候有两方面的思路。第一个思路就是根据我们总体的案件情况,就是刑、民、经、知各个部门案件的情况,根据这个划分一个比例,大概每个部门每个口占多少法官的员额,然后再根据实际案件情况来调整。这个实际情况指的是案件性质的问题,各个部门之间审判案件的性质有比较大的差别。

[范君]:第二种思路就是,因为法官的员额制就是把我们整体的法官数量有一个比较大幅度的缩减,我们就针对这个比例在各个审判业务口之间进行缩减,缩减完了以后,再根据案件的变化、案件数量的增减,再根据案件的一些性质等等这方面的因素再去做一个调整。总体这两种方式达到的效果是相似的,但是它体现了一些不同的思路。我们院也是在总体上根据案件的数量做一个调整以后在各个审判业务之间,就是刑事、民事、商事等等各个部门之间再进行相应的一个人员的分配,这是我们具体落实员定额时候的一些实际做法。

[主持人]:说到以案定额,我们怎样科学核定一名入额法官每年应该办理多少案件?

[范君]:关于入额法官的办案数量问题,可以说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事情。据我们了解,在这之前有各个地方都对法官的办案数量问题都有过一些测算。比如说像上海做过一些,把一些法官的工作量计算到小时,计算到分钟等等这样一种方式。

[范君]:我们也看到,江苏的法院,对于法官的工作量也进行了一个详细的摸底,最终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说,一个法官一年的办案数量应该不超过200件,这样他既能够保证投入最足够的精力解决一个具体的案件,又不至于让他过于疲惫而难以为继的去工作。当时他们测算的200件,我们也对照了一下我们的情况,我们院里面前面三年平均下来,大概每年的案件都是在50000多件,我们实际上每个法官的平均的办案是在220件以上。

[范君]:按照从2015年开始,一个是立案登记制,一个是民事诉讼法修改,导致案件数量从去年开始有了一个非常迅猛地增加,去年我们全年我们院的实际案件增长量达到50%的量,可以说比以前有一个非常大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对于入额法官的实际办案量,当时的测算已经不可能局限在200件甚至220件,肯定还得在250件甚至到300件这样的区间,才能够达到一个解决基本办案任务的水平。所以,我们当时也是有过这样一些具体的测算标准。

[范君]:确定了这样一些标准,但是这样一些标准只是一个参考,它不可能真正决定一年法官只能办这么多,或者说你一定要达到比这个更高的标准,因为这实际上法官办案是要依照法定程序来的,他要减少一些法律环节或者削减了当事人的权利,实际上对于执法来说就是一个违法。所以,我们要尊重法律,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只能说,这个法官的办案数量是具有参考意义的,但是它不是一个绝对定死的数字,这是我们大概对法官工作量的一个测算。

[主持人]:每个地区可能有地区不同客观因素条件。

[范君]:对,会有比较大的差别。

[主持人]:在法院内部,对民事、商事、刑事等不同涉法部门的入额法官数量又是怎样确定的?

[范君]:在具体法官员额的分配上,尤其是在法院内部的分配,可以说是我们法官员额制改革当中的一个难点的问题,争论也比较大。

[范君]: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要仔细分析一下产生这些争论的原因。从法律上来说,我们有三个大的诉讼法:刑事、民事和行政诉讼法。这三个大的诉讼法,实际上决定了这三类大的诉讼有着非常大的一些差别。

[范君]: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刑事诉讼基本上就不存在调解和撤诉的问题,行政诉讼是不存在调解的问题。在民事诉讼里面既有调解又有撤诉。在我们现实办案当中就有一个结果上非常大的一个差别。

[范君]:也就是说,我们实际上民事、商事案件的结案当中有60%,根据我们的测算,有60%是在以调解和撤诉的方式进行结案的。这两种方式实际上在行政诉讼和刑事诉讼里几乎是见不到的,尤其是刑事诉讼里是见不到的。所以,这就导致了三大诉讼之间本身的一个非常大的差别。

[范君]:另外一个方面,就以在法院当中案件量最大的民事诉讼而言,民事诉讼在我们法院内部区分,包括传统的民事,包括商事,包括知识产权等等这样一些部门的划分。

[范君]:这三个类别,我们也做过一些统计,传统的民事部门,它的案件调解和撤诉的比例是占到大概在60%,商事案件是在65%,而知识产权案件,高达80%以上是能够调解和撤诉的。实际上这就决定了这些案件在处理的结果上,它弹性非常大。

[范君]:就是说,一个诉讼的流程,《诉讼法》规定的一个流程,从收案到最后的宣判是一个完整的过程,调解、撤诉可以在中间某一个过程就停止、结束了。所以,这些案件的弹性就比较大。但是,相比之下,其他有一些部门的弹性就非常的小。所以,我们在测定法官工作量,在测定不同部门的法官员额分配的时候,就要特别关注到不同部门之间办案性质的差别,尤其是这些程序上弹性非常小的这些部门,一定要给他一个充分的保障,像刑事、行政,包括审判监督程序。

[范君]:它的程序弹性可以说在我们的工作当中可以感觉到,他们是非常小的。案件数量可能不是很大,但必须给他足够的人员,能够确保这个程序能完整、顺畅地走完。否则,他将来在工作当中就会产生很大的问题。所以,这是我们在具体测算法官工作量,确定各个部门不同的法官员额分配方式的时候,必须要考虑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

[主持人]:刚才讲到法官的工作量,我们都知道审理一个错综复杂的案件工作量非常的多,其中哪些是法官的核心工作量,哪些又是助理书记员的工作,能否介绍一下?

[范君]:应该说,一个完整的案件当中,对于法官来说,最关键的两个环节,一个是庭审,庭审应当由法官来主持的,庭审决定了所有案件的证据、事实的采信,绝大部分涉及到判断的东西要在庭审完成,这是第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第二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就是裁判文书的草拟,起草的工作。实际上这个工作,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对这个案件全部工作的一个总结,因为所有的法官对于一个案件作出的一个判断,对于证据的采信、事实的裁结等等,最终都要在裁判文书上体现出来。这时候裁判文书的撰写工作是法官将来要面对社会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窗口,这个裁判文书对法官来说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工作。

[范君]:除了这二者之外,其他的一些工作,可以说在法院的裁判当中,可以通过某种方式,由助理或者书记员来完成。当然,这些工作也必须是在法官的指导下来完成的。涉及到一些程序上的事项,比如送达的工作,涉及到一些调查,就是一些证据核实、调查取证的工作;涉及到财产保全的工作;涉及到和当事人各种各样的非常多的一些琐碎的通知,包括最后案件的归档、整理等等。程序上的事项非常复杂,这些事项都是由助理或者书记员在法官的指导下来完成的,这是我们一般法院在内部办案当中的一个基本的分工。

[范君]:当然,有时候这也看各个审判组织模式不同的配置,会在分工上有一些不同的调整。比如说,如果法官要是能够有助理的话,他会把裁判文书的一些起草,最初的起草交给助理来完成。假如没有助理的话,他从起草的环节就得自己来完成。所以,实际上人员配置的问题,决定了法官和辅助人员之间一些工作量上的分配。所以,我们也觉得法官和助理的配置模式和书记员的配置模式,实际上也决定了法官的工作量大小的问题。

[主持人]:目前看我们入额法官每一名配备的法官助理甚至书记员的数量额度是多少?

[范君]:从我们前期的状况来说,我们院里面审判员和助理、书记员的配置比例,我们测算的是,大概是4.311.3,大的数就是411,实际上总量上是4个法官、1名助理、1名书记员,大致是这样的配比关系。这样的比例关系可以说是非常不理想的一个状态,也就是说法官多,但辅助人员少,这和我们中央对于司法体制改革框架意见里反映的内容、要求正好是反过来的。那个要求是法官的员额应该少,辅助的人员数量应该多。但现在我们实际状况是法官多,这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为什么要搞员额制,就是要让人员配置模式能够更趋合理。

[范君]:刚才说的对工作量也有很大的影响,如果一个法官要把很多精力投入到一些辅助性的工作上去的话,他对于案件的实质性的判断,也就是法官真正需要发挥他的经验、知识水平,发挥他的判断能力去解决案件,这些他无法专注来解决这些问题,他得注意到各个程序环节当中很多琐碎的事情。所以,这对于法院来说,这种现有的配置是非常不理想的一种状态。我们是希望通过法官员额制,同时再把法官助理、法官书记员乃至包括其他的辅助人员都有一个合理的配置,都能达到一个合理的水平,这样能够使法官的工作更加地有效,更加地体现出一种公正的结果。

[主持人]:目前海淀区人民法院这样的一个搭配的比例是不是也是411,在法官定额之后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比例?会有什么变化?

[范君]:理想状况来说,一个法官配备若干个助理、若干个书记员,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至少应该达到111的状况,就是一个法官配一个助理、一个书记员,这是合理的状态。过去我们在尝试过程当中有过其他的一些做法,比较极端的,就是说我们当年在刑事的简易组里面曾经有一个独任法官,总共带了四个助理、两个书记员,就是一带四带二,是这样的模式。他的最高一年结案量达到2000件以上刑事案件简易程序。当时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奇迹,这是一个好的法官带多名助理、多名书记员的方式。我们现在不可能完全限于像过去那样,因为案件程序上的要求,和过去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别,不能像过去那样去做。但是我们希望在人员的配置上,法官都有他的助理,都有他的书记员,能够让他更专注于自身的判断工作。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目前入额法官基本上都是从现有法官中遴选出来的,对于申请入额的法官,应该具备哪些条件或者要求才能顺利入额?

[范君]:这次入额的基本条件设定主要分为两类人员,一类是考核入额人员,还有一类是考试入额人员。考核入额人员主要针对目前在审判岗位上的审判员,也就是说,现在一线刑、民、经这些具体办案部门一线的审判员,他们本身可以当然地要入额,所以要通过考核的方式。当然,考核方式里面还包括现有的审判委员会的委员,现在在审判业务庭做一些工作的庭长,包括院长等等,以及按照这次北京法院的方案里面,以及离开审判岗位不满三年的这些审判人员,也就是他可能到二线部门去了,这次他想回到一线来,这时候他离开岗位并不满三年,我们认为他的审判经验、审判的知识能力都没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这也是通过考核来入额的。

[范君]:另一类人员就是考试入额的人员,这一类主要是针对现有的助理审判员,针对他们来设定的。他们本身离进入法官员额还是年龄比较轻,并且有的可能是通过其他业务部门要到审判业务庭来的。针对这些人有一个专门考试入额人员。

[范君]:这两类人是有一些区别的。考核入额人员,我们主要要求他在审判岗位,有审判工作经历。上述的这些人员,我们认为他是符合考核入额人员的。对于考试入额人员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要任命助理审判员要达到两年以上,他这次才有可能被遴选为法官。同时,他的年龄现在也是有一个基本的要求,要达到28周岁以上,相对来讲比过去是有所提高的,这是考试和考核人员的一个基本的条件设定。

[主持人]:最近北京市首批的入额法官刚刚遴选完毕了,关于法官遴选有哪些必经的程序,请范院长给我们介绍一下?

[范君]:在具体操作上我们大概经历了有这样一些步骤吧,首先,我们对在高院公布了方案以后,把这些条件告诉大家,大家就有一个报名的过程。在报名里面,刚才所说的考试和考核人员有一个不同的区分、不同的入口,在报名上是要分类的。同时,他报完名以后,我们院里面负责遴选工作的部门就要对这些人员进行相应的审核,比如说他是不是符合考核入额条件,这个人是否符合考试入额条件等等,要他对进行一个审核,这是最开始的一个步骤。

[范君]:第二个步骤,要进入到考核的阶段。不管是考试还是考核入额人员,都要考核的,只不过占的最终成绩的比重不一样。考核入额人员的考核就是他的总成绩的百分之百,但是考试入额人员,他的考核部分占70%,还有30%是要通过笔试来完成的,这就是二者之间的区别。第二个大的步骤就是针对这些人都要进行相应的考核,这个考核就是针对他历年来在业务部门办理的案件情况、质量情况,以及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因素进行综合的考量。在这种情况之下会有一个相应的结果。这是一个考核的过程。

[范君]:第三个大的步骤就是考试。北京市法院当时是统一组织的全市范围内的法官遴选的考试,我们院里面当时有100多人去参加考试。那次在考试的时候我也去看了一下,确实是试卷挺难的,我也没有想到,对于法官入额考试的试卷的设计难度还是相当的大。这是第三个大的步骤。

[范君]:第四个大的步骤,在前面这些工作基础上,对拟入额人员要有一个考察,他通过考试和考核以后,对这些人员要进行一个考察,这是院里面政治部门统一来进行的。

[范君]:第五个步骤是入额建议。前期各个院这些工作完成以后,要给市遴选办公室报我们的拟推荐入额人员,当时给了一个比例,比如说我们有100个法官的员额,我要报到市遴选办公室,就要超出5%,也就是至少要报105个人上去,毕竟将来有一个差额的问题,所以要超出限额上报推荐的人员。

[范君]:第六个方面是市遴选委员会开会。他们当时是经过综合评议以后,进行一些差额评议的工作,最终把入额的建议通过市遴选委员会以及高院党组这个层面研究完了以后,把名单反馈给我们。反馈完以后,我们会根据这个名单去提请区人大进行一些相应的任命工作。

[范君]:这是整个对于这次法官遴选的一个步骤。

[范君]:到目前为止,基本上前面法市遴选委员会,我们看新闻都开过会了,而且所有这些人员的名单都已经公示了,最后进入的就是最后任命的一些程序。据我们了解,北京市大概有2000出头的法官,这次算是首批入额吧,我们院总共有175个法官这次被遴选入额了。

[主持人]:既然是遴选性、选拔式的考核,难度可想而知。我们最近看到新闻报道,去年离职的法官有一千余人,实行法官员额制是否会影响到法官队伍的稳定,特别是一些年轻法官,对他们的影响就更大?

[范君]:可以说,在这次法官入额当中,影响比较大的最主要的确实是年轻人,当然受到影响的也包括一些老同志,实际上是两头的人受到的影响可能相对来讲比较大。人数最多的就是年轻人这个群体。刚才说法官的入额年轻的助理审判员应该达到28周岁以上,按照现在法官入额的一个基本条件,他应该在法院工作达到五年,他应该任命助理审判员达到两年等等,这些条件的设定比过去的法官的条件,过去任命助理审判员就是法官,比那个条件都高,所以必然造成年轻人员群体相对来讲不是那么稳定的。

[范君]:我们从北京法院来说,在2009年、2010年、2011年这几年,当时扩编招的人员比较多,正好在现在这两年,基本上那时候的人都已经提升助理审判员了,但是按照这回的入额条件,好多人又不够任命助理审判员两年,正好是卡在这样一个当口。所以,对各个院之间年轻的法官造成的影响,可以说确实是比较大的。

[范君]:我们院里面对于这些问题也是百般思考,一方面跟大家讲明,所有这些法官的员额,如果按照北京市在这次入额的29%30%这样的比例,实际上按照中央所确定的法官员额的比例是39%,也就是中央政法委编的39%可以成为法官,北京市具体的司改方案是38%这样的一个比例。也就是说从现在的30%38%39%之间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比例,这个比例是我们在后面过程当中要逐步地不断接近法官员额的上限,也就是每年还会有一定比例的人员入额,这是员额增加的问题。

[范君]:入额法官还会有退休和离职的问题,实际上对于年轻人来说,用一个过渡期来逐渐消化他们进入法官员额的时间,我们从理论上推算是问题不大的。一个法官只要他能够专心办案,他能够凭他自己的知识、水平、业务能力和工作经验,去踏踏实实的办案,他将来成为一个真正的法官,这些应该都是不会存在太大的障碍。这是做工作的一个方面。

[范君]:同时,我们院也是针对不同的群体,也做了好多比较细致的工作,比如发调查问卷,跟大家去座谈,然后我们也开一些政策通报会,把司改的政策向大家做一个宣传。同时,我们院里面也专门针对司法改革做了司法改革105问,把所有涉及到司改的政策,我们的一些具体办法等等,都把它落实到书面上,当然也给所有法官人手一份。实际上就是让他能够真正地了解、理解司法改革,理解员额制。不要一看说,我这次可能首批入不了,后面就入不了,我得要去另谋职业了等等,不要做出这样比较轻率的决定。我们尽可能通过一些思想工作,把队伍能够稳定下来。

[范君]:当然,即使做了这样一些工作,还有个别的一些年轻人会提出一些离职的申请。我们一直是这样看的,因为所有的法官,不管他是年轻的、年老的,还是法官助理,即将成为法官的这些人,实际上他都是我们司法资源的一部分,可以说是比较宝贵的司法资源的一部分。我们还是尽量希望他们在基层审判岗位上发挥作用。如果确确实实个人不愿意在这里工作,愿意走,我们也是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尊重个人意愿来妥善处理相关的事宜,因为毕竟一个法官要离职,实际上他手头的很多工作需要一个交接的过程。我们现在一个法官手里面可能有一百多件案子,如果这样一个助审员要离职的话,对工作影响也比较大。我们会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之上,也要稳妥地处理一些交接环节的事宜。

[主持人]:第一,我们尊重人才、珍惜人才。第二,尊重他们个人的意愿。有这样一个法官的资源,包括他们有法律的意识,在各行各业,相信他们都会做得不差。

[主持人]:这个问题是入额法官是否是终生制,什么条件下可以要求入额法官退出员额,或者有一个退出机制吗?

[范君]:这个问题可以说是比较敏感的问题,在员额制当中,既然有这样的员额,就涉及到退出员额的问题。可以说,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很多的法官就非常非常关注这个事情。对于法官来说,我们理解司法体制改革这次所设定的法官的员额制,它既是给法官一个比较好的职业发展通道,比较好的一个保障。同时,它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人躺在这样的职位上睡大觉,这也是不可能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这样去做的。

[范君]:一个法官入额,确实牵涉到一个退出员额的问题。我们在具体改革的方案上明确了一些做法。比如在我们日常工作当中,所有的法官都面临一个考核的问题,一个案件评查的问题,实际上通过这些工作,要看法官的工作状态,看他实际办案能力、办案水平等等,这是一个方面。同时,另一方面,对于一个法官来说,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刚性的约束,就是说在廉洁自律问题上,这个问题是不允许有任何错误,犯了这种错肯定是要离开法官队伍的,这是两个基本的方面。

[范君]:当然,对于这些方面来说,我们觉得我们现在必须要尊重中央当时司法改革框架意见里面对这些是有一些明确要求的,这里面既要说法官实行员额制,同时也要建立司法人员履行职责的一个保护机制,在四中全会文件里当时有非常明确的一句话,就是“非因法定事由、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将法官、检察官调离、辞退或者作出免职、降级等处分”。这是四中全会可以说对法官给予一个职业保障的非常好的政策信号。但是在这个里面,实际上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非因法定事由和非经法定程序的问题,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来说,在书面改革方案里面,对这些问题还是一个比较原则性的表述。比如刚才说的办案的这种业绩太差的话,或者能力上各种各样的问题。这可能将来就面临一个是不是考核能不能过关的问题。再有,刚才所说的如果廉政有问题了,那肯定就需要进入法定程序了。

[范君]:法定事由和法定程序究竟是什么?从基层法院来说,我们特别希望最高法院等最高层面能够对这些问题尽快有一个明确的规定,可操作性的规定,这样大家对比较关心、比较敏感的问题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不至于太过于担心自己的一些未来的发展和风险。法官的风险,只要认真敬业的办案,实际上所说的这些退额的风险,应该来说是不存在的。只要他确确实实,传统的话讲是爱岗敬业,应该说都可以达到。

[主持人]:而且考核、考试等等一系列的程序都非常的严格,而且非常有难度,他们的能力基本都不在话下。刚才说了很多法官资源有一些可能是另谋职业了,如果没有入额的话。有很大一部分法官有条件但这次没有入额,我们该如何安置他们?

[范君]:两个方面吧,一是在司改的过渡期内实行了一个双轨制。入额的法官肯定是作为主审法官办理案件是没有任何问题。另外一方面,过去任命为助理审判员,但是这次没有能够入额,尤其是这次首批入额没有入额的人员,在目前过渡期内,他们的办案工作还是可以继续,还可以仍然继续去办理案件。但是,对于案件的数量和性质可能会有所调整。比如说,没有入额的这些助理审判员们,我们现在倾向于让他们去办理一些相对比较简单的案件,或者说他和入额的法官来组成合议庭辅助性的办理案件,这是一个双轨制的问题,将来过了这个过渡期以后,就按照中央的精神,只有入额法官才能够有办案的权力,将来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这是双轨制。

[范君]:另外我们有一个分流机制,现在有一些人没有入额,将来他可能也未必能入额,不太适合入额,或者他不太愿意入额等等,有这样一些同志存在,这里就有一个分流机制。我们这里面现在最主要的一个做法,就是在现有审判部门的人,就让他直接去做司法辅助人员,当然这也是本人同意的一个情况之下。另一种思路,就是现在去到司法行政部门去工作,这恐怕就得有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了。再一个,我们现在院里面也是跟区里面,也就是跟行政部门一直在密切沟通,如果法官不愿意入额,有没有可能去到区行政机关做相应的工作。从个人素质上,从综合能力上来讲,其实很多这些曾经做过法官的人,我们倒是觉得他做政府机关的公务员的很多事情还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也是跟区里面一直保持这样的沟通,分流机制我们也是在逐步落实吧。

[主持人]:今天再次感谢来自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范君副院长为我们带来的解读,再次感谢您。网友朋友们,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再见!

相关文章: